Saturday, 5 March 2016

我已經充滿力量喇!

八十年代一齣卡通片叫 He-Man。主角 He-Man 每次變身都會說:「請骷髏頭堡賜我力量。」然後一舉劍,他身後便閃起電來,他就說:「我已經充滿力量喇!」

每人有不同方法令自己得力,今天想記下一些曾令自己感到「充滿力量」的、零零碎碎的事情、說話或想法。
  • 去年七月一則法庭新聞:姓孫的退休伯伯一直於沙田免費替街坊維修單車,只收取維修用的零件費。某天他突遭食環署人員拘控,指他涉嫌阻街及無牌收費提供服務。幸好法官批准孫伯取回其被沒收的維修工具,並訓示食環署人員小心行使權力。最終控方撤銷起訴。判決後,孫伯高興得在庭外三度「倒立」慶祝。讀到這則新聞,我也很高興。社會某角落還是有人情和公義。
  • 孫伯令我想到原來「倒立」是慶祝的方法。在家練習瑜伽,我也經常「倒立」數分鐘。整個人倒轉,視野全然翻轉,靜待數分鐘,用深呼吸保持平衡--彷彿是保持頭腦清醒的方法,令自己更記得要珍惜生活中的小確幸。
  • 無限感恩我是個喜歡做運動的人。無論跑步、瑜伽、游泳,每次做運動,都是與身體交流的過程。平日,太容易漠視身體給我們的訊息。但透過運動,我與身體會合,重新確認身體是我的基地。運動讓我回到基地,然後重新出發。
  • 近來做得最多的運動是跑步。早上六時半,到樓下運動場慢跑。不少長者也一早起床到場跑步,有的頭髮花白,有的穿著襯衫西褲皮鞋。與他們一起跑着跑着,伴着綠草剛睡醒的氣息,我想,在這城,珍惜生命、重視健康的人還多着呢。這想法令我更有力量跑下去。
  • Facebook 的 COO Sheryl Sandberg 去年突然喪偶。她寫了一篇文,講述如何處理哀傷。這一段令我很深刻:“I have learned gratitude. Real gratitude for the things I took for granted before - like life. As heartbroken as I am, I look at my children each day and rejoice that they are alive. I appreciate every smile, every hug. I no longer take each day for granted. When a friend told me that he hates birthdays and so he was not celebrating his, I looked at him and said through tears, 'Celebrate your birthday, goddammit. You are lucky to have each one.' My next birthday will be depressing as hell, but I am determined to celebrate it in my heart more than I have ever celebrated a birthday before.” 「珍惜當下」本來陳腔濫調,但由剛失去摯愛的人說出,卻擲地有聲。
  • 而我不要等失去了才珍惜。我要現在就珍惜。「不做令自己後悔的事」,是近年覺得很有用的一把尺。當面對掙扎,就問自己:「做了這件事,我後悔的機會大,還是不做這件事,後悔的機會較大呢?」例如掙扎「生唔生B」。本來非常害怕孩子出生後,失去自由,但,若然今天不做這事,將來很可能後悔。於是,我們就硬着頭皮闖過去。
  • 不僅人生抉擇,面對生活大小事,也可用這把尺。例如應否出席某些聚會,如果明知不出席也不會後悔的話,不妨 say no。學懂對不重要的人和事 say no,也是珍惜生命的一種方法,也是令自己快樂的一條鑰匙。
  • 相反,假如認為錯過了某次相聚的機會我會後悔的話,就克服惰性或疲累,盡可能出席。「見一次,少一次」,是多真實。對自己真正重要的人不多,而我們一生裡交會的時間亦很短。所以嘛,生日也好,紀念日也好,過時過節也好,無中生有的慶祝活動也好,就爭取機會相見。我知大家也忙、也累、也懶,不過,真的,「見一次,少一次」啊。
  • 說起生日,總記得姨甥女四歲那年的生日會。那只是在家舉行的切蛋糕活動,但女孩為了自己的生日興奮了一整天,不停問身邊大人:「幾時可以切蛋糕?幾時開生日會?」當大人們一一給她送上禮物,她興奮得像雙腿裝了彈弓一樣,不受控地彈來彈去。拆每一份禮物,她都笑得合不攏嘴,雙眼成腰果狀,而且一邊彈跳一邊哈哈大笑一邊拆花紙。我記得那麼深刻,因我當時想:「我曾為自己的生日那麼快樂過嗎?」實在想不起來。後來,人大到一個連歲數都記不清的年紀(literally 曾有一段日子記錯了自己年歲),難免會像 Sheryl Sandberg 的朋友那樣,寧可不慶祝生日。但 Sandberg 的話,以及姨甥女那種無法壓抑的興奮,令我覺得無論過了多少個年頭,我的生日、我重視的人的生日,都依然值得慶賀。
  • 不止生日。最近經常深深感到:生命本身是應該好好慶賀的,we should celebrate life. 每一天活着有生命氣息,也應該懷着慶祝的心情。或許,我進入了人生一個階段,好想活出「珍惜每一天」這話。很多時,女兒睡醒一張開眼睛看見我們,便眉開眼笑--我愛死那陽光般的燦爛傻瓜笑容。老公說:She is so happy to have another day. She is so happy just to be alive! 大概是這種心情吧。我也想能像女兒那樣,那麼純粹地覺得活着多好。 (當然女兒也有一睡醒便哭的情況,這個就不在這裡說了。)
  • 生活是平淡的,尤其是女兒出生後,日子被家務和「柴米油鹽」充滿,生活情趣驟減,要像女兒那麼每天「happy to be alive」,並不容易。這些時候,我會 replay 一個片段:老公用半鹹淡的廣東話宣讀結婚誓辭,一字一句說「愛護你,珍惜你」(他苦練多天,堅持用雙語說出誓言,讓他家人和我父母都作見證)。不過,真正重要的不是立誓那刻,而是之後每一天,他實實在在活出了誓言,讓我每天都感到被愛護、被珍惜。這才最重要。
  • 也常 replay 陳奕迅的舊歌《一八七四》。黃偉文填得非常感動人的歌詞:「為何未及時地出生在一八七四,邂逅你,看守你,一起老死?」假如我們相信,世上總有「那位跟我絕配的戀人」,但他卻錯誤地出生在上一世紀,又或者,他雖然與我生在同一時空,卻永世無緣相遇,或者,相遇了卻因為戰火而被迫分開⋯⋯然而我和他,有幸出生在同一時空,邂逅在沒有戰亂的地方,可以按自由意志,選擇看守對方,選擇一起老死。我們過着表面看來多平淡的生活,但這其實,是個奇蹟。要記住,我們天天活在奇蹟中。
寫這些,不是硬銷正能量,也不是要說自己有多樂觀。說實,我也有不少烏雲蓋頂、黑面、累到想講粗口的日子。而以上的,就是幫我度過這些日子的方法,有時很管用,有時一點用也沒有。

純粹想把它們好好記下。當然,寫,也是令我充滿力量的事情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